用户名:
密码:
红木家具
        床榻  小件 
客服热线
十年如何造就黄花梨大鳄 故宫家具用材大咖各执一词
十年如何造就黄花梨大鳄 故宫家具用材大咖各执一词
来源:麒麟网    2017-07-03

花梨教主畅谈海黄真经 

——红木家具讲座杨波访谈录(一) 

【编者按】这是2014年12月在麒麟网古典家具爱好者上海年会上,麒麟网总经理大本和部分网友在红木家具讲座中现场访谈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波先生的对话。内容很多,信息量很大,虽然活动已经过去几年了,然而回头阅读仍意味盎然。现予以重发,以飨读者。


麒麟网大本(下面简称麒麟网):杨总你能不能谈谈你的在海南的淘宝经历?
元亨利杨波(下面简称杨波):这个是一个机会,可以说这种资源以后也没这种机会了,那个时候我是赶上这一潮了吧,就偶然喜欢上了黄花梨,结果经过朋友介绍到了海南,以后是每次去都有收获,因为里面的朋友基本上是收完以后我再过去,再过来的话是我们亲自去黎族山寨,包括五指山一些深山老林里面去,很有趣,也很苦,但是现在想起来很幸福。像过去都是骑摩托车过去,往里走,路很小,稍不注意就蹭,但是每次收到东西以后的那种兴奋也是一直想起来就很幸福。有些东西是从里面往外拿的过程中很费劲,要一根一根的,包括里面的锅盖啊犁耙哪些东西在收集过程中也很好玩。我去的一个村子就9户人家,大家一喊谁都能听到的,说有没有黄花梨啊,大家拿出来的有的是黄花梨,有的不是,尤其震撼的是有一次去收材料发现黄花梨房梁。那一次是震撼,都没往那想过,没想过那黄花梨怎么能建房子。无意中抬头看到的,感觉是黄花梨,通过那次发现后来就有了一个传说中的大扫荡的行动,拆房子。

 
麒麟网:杨波是哪一年开始到海南岛的呢?去了多少次?
 
杨波:我2000年才去。去的次数那多了,一年最起码有10次。我收黄花梨是98年在
北京,就你刚才说的周默,第一次收是在他那。西山的一个库房里边有一根黄花梨,我想起来是一个中介领我去的这个老先生那。周先生买的所有家具在那时候我记得很便宜,十来块钱一斤,卖给我是36元,我记得很清楚。就这么一个机遇,让我后来到了海南一发不可收拾,我在海南前线上也战斗了十多年。

 


麒麟网:到现在为止你在海南见过的最大的黄花梨料是多大?


杨波:我见过的最大的一棵3000多斤,我做了两对一木一器的独板顶箱柜,9个独芯板条案,还有两个小独板的。那一棵料出了这么些东西,是最大的一棵。长度大概有6米多长,直径应该是下边是75公分左右,中间是43公分。


麒麟网:那你了解的海南黄花梨现在市场存量或者说供应量情况怎么样?

杨波:料都没有了!我也两年多买不到了。因为海南那边太狠了,一根料根本就没有机会让我们制作家具,只能做笔筒做壶这些东西。你们要去海南的话可以去市场看看,那些都很好卖,都是因为这些做工艺品的把我们做家具的后路给断了,买不着料。25公分粗90公分长的话现在也要一万三到一万五,要一万三到一万五一斤的话,我们怎么做家具?现在这个标价的话我估计买材料是买不来的,别说还要制作工艺还要有折扣,没办法买!你说那车珠子,好点的珠子多少钱,20多万。去年出了个8万块钱的,整个行业都轰动了,说8万块钱一个手串!今年更狠,23万!你说这些人在小料里面的确是费工夫,花纹啊开啊怎么把这个鬼脸对起来,那也要下一番功夫,可能是我们不会拼花纹的去车的话,可能只值8000块钱,人家会的给你配好了以后这种花纹里外的旋儿还有关系。你不懂的,这一下去的话鬼脸可能就出不来,人家那么下去的话鬼脸就出来了。这也是一种艺术发现的价值。
 

麒麟网:我代网友再问个问题,可能外面有一个说法,就是现在国内黄花

梨存料最多的有两个大咖,一个是广东的伍炳亮伍先生,另外一个就是北京你这边了,如果这不算机密的话,能否透露一下你现在黄花梨的材料的存量有多少?


杨波:我曾经用过大概有六七百吨,数量很可观,都是历史了,都是故事了。我们也就只有一些制作家具,后期制作家具的存量,小料基本上都是在配,比如说缺个边,那就买个边配上,暂时还能做起来,真正成吨位的没有了,珠子倒还能做不少。
 
 
网友:之前看店里大多数都是黄花梨的,现在看百分之一左右了

杨波:差不多,估计也就百分之几了
 

麒麟网:杨总说他自己的黄花梨存量已经很少了,所以大家看到有适合的真是应该下手,杨总你觉得目前这个阶段黄花梨的价位如何?

杨波:反正买一件少一件,你要说它相比过去再涨500倍我想这也不可能,只能说我拥有。黄花梨过去不是大众消费的,今后更加不是。要是家里能够有一件黄花梨就知足吧,真的。
 

麒麟网:目前市场上黄花梨家具的价格变动情况如何?

杨波:比较稳定,不像网上传言说跌了多少倍,从9000块钱跌到了900块钱的说法,都是无中生有,那是几年前有一个不懂行的记者,在海南,前边去问的是海黄的价格,后边去问的是越黄的价格,所以他就以为是跌价了。他用不同材料的价格来对比是错误的。后来很多人可能也更正了,不像传言说的跌价了。我可以说我大概接触黄花梨16年,没有一次是跌价的,一直在升,只是有时升得快,有时升的慢。我们现在市场上大家能够想象得到,一根材料都买不到了,谁的家具能便宜了卖啊?很多人都是卖了家具买不到材料的,其实我们这么多年来我感觉没有黄花梨就没有我杨波,就没有元亨利,企业在这个行业里发展得这么快,就是过去。去年我说,黄花梨选择了我,我也受益于黄花梨,那么总结出我所说的那句话,选择比努力重要,这也是亲身体会。因为我们过去在卖的过程中,每次都是觉得我卖了这个家具再买材料去,涨价了,买不回来了,但是为什么还是挣了那么多钱,就跟滚雪球一样,一直在滚,并且我在没做的过程中都是在升值,你想那时30多块钱一斤,现在一万多块钱一斤,那已经赚了很多,所以心态也不能不平衡,说卖了以后我再买材料去又贵了,买不回材料了,回想起来是这么个想法。但是实际上回报比做其他要高得多,我那个时候要是把重心全都放在草花梨上,可能我就没有今天了。
 

网友:我们现在把越南黄花梨和海南黄花梨认为差不多,那两者在生物细胞结构方面有什么不一样吗?

杨波:这个是很难用语言来回答的。我们2005年在新浪博客做节目的时候也有新浪网友提到这个问题,问怎么鉴别海南与越南黄花梨,因为它有些地方是要综合起来判断。刚才那位先生的笔筒因灯光的问题不大能确定,我现在看看,这种材料若是越黄的话也是越黄中的极品,一个是面,看它的花纹、气味,还有它的断面非常漂亮,这个是我看过的最难鉴别的一个,可以说所有人都可以把它看成海黄,但我认为它是越黄。这就要看截面了。对于截面的年轮,越黄的年轮明显;再就是气味,海黄的那个气味的香味要柔和一些,有清新的感觉;越黄的气味要辣一些,有点刺鼻。像这么好的越黄是非常少,非常像海黄,颜色深浅的过渡很柔和。
 

麒麟网:我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故宫里的黄花梨,很多人看了故宫里的黄花梨家具,有的说不是海南黄花梨,是越南黄花梨,有的人说根本就不是黄花梨,是草花梨,甚至白酸枝。想问你对故宫里的黄花梨有什么看法?

杨波:这个问题在2007年有一次研讨会,胡德生,张德祥等专家都有出席。有人说故宫里的黄花梨是越黄,我很负责任地讲,只要是老家具,不可能有越黄。有的人还拿出理由来解析。有的说宫里家具的纹理不好,太多大料。大家有机会去我那的话,有些大料它是没有花纹,也很少结疤。关于这一点,在那一年的论坛上,一位专家急了,说这么多年故宫没发现过一件是越黄家具。我们在,因为我做收藏呢,是得益于我收藏黄花梨,得益于接触过黄花梨,那我们在收藏的过程中,只要发现是越黄的材料,做旧的,做旧的水准很高啊,人家那老家具,我曾经见过,料上养虫子,让虫子去咬越南黄花梨白皮。还有专门养狗,让它在上边吃喝拉撒,几天以后皮壳非常好。但是皮壳再好,只要是越黄的,我就说是做旧的。所以我说故宫里的产品,要说草花梨也有,但黄花梨就是黄花梨。
    那明代家具和清代家具有何不同?我们现在各大拍卖也好,故宫也好,各地博物馆也好,我们看到的清式家具它的制式是不一样的,有年代感。康熙的或乾隆的,能够被认为这是乾隆御用的我们能认出来。明代家具是没有这种考核,没有一个说哪个皇帝用过,哪个文豪用过,只能说是好东西,文气十足,因为明代家具的设计可以说是历朝历代文人参与得最多的,并不是哪个木匠来做,而是文人来参与。这是我们区分明清两代家具,具体哪个黄花梨家具是不是宫廷用的,我们没法断定。
 

麒麟网:大概是2007年,故宫博物院在永寿宫搞了一个侣明室黄花梨家具展。那里面的家具好像也是争议比较大,那些家具材质是海黄还是越黄?

杨波:是海黄的,有修配。当时伍炳亮是有点争议,他说他看了一件像是越南的,我说你大可放心,后期修配的话越黄是有可能,因为海黄比越黄的油性大,在做旧的过程中没办法,顺色的话是做不出来的,要么用白酸枝要么用越黄,它可以做旧,能显出年代感来。可以说不是行家看不出是修配,你要用海南料去配的话很难把色顺下来。
 

麒麟网:这也是很有意思,就是我们中国的一南一北两个黄花梨大家,对有些问题比如故宫家具的材质问题可能观点会很大不一样。

杨波:我曾经很严肃地跟他说过,我说这要为后代负责任的,因为现在书上写的跟网上有的可能历史会记载,如果不负责任的话历史会误导我们以后的研究者们。可能现在我们无所谓,很多前辈们都健在,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互相争论争论。几百年后我们都不在了,谁来争论啊?
 

网友:我想问一下,现在市场上海南黄花梨有些老家具或老的器物如老的农具,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还是加以整修、修补翻新,你觉得哪一种比较好?

杨波:它有很多方面。比如说八仙桌,我曾经收到过200多张,这种器物在海南黄花梨工艺上是很常见的,你要保留它的话没有什么价值,不如把它拆完以后重新组装,比如把它变小点。你买材料是买不来的,我们一个八仙桌是300多年材料的话得多少钱啊,得300多万!我收个八仙桌的话,那时候收是2000块钱,我们从1500块钱开始,到了2万的时候就再也不收了,结果那年碰着3张两拼板的,要两万块钱,我一咬牙说2万块钱就买吧,后来就一路涨来,直到20万。现在20万是买不来好的了,都是破破烂烂的,好点的品相在海南收得40多万。你要到海南那种旧家具市场的话是40多万,但40多万的话比买材料要便宜得多,所以买些老家具,让下面的工匠把它做成靠谱的东西,这样卖出去的价格可能要高一些。这种家具,传承了家具历史,不管说海派的也好,还是各地民间的家具我也收了一点,还是为了研究体系。我收的米柜很多,很多像农具之类的就做一个观赏性的器物,过去材料多,后来这种做法是不对的。
 

网友:大叶黄花梨,也像黄花梨,为什么比白酸枝差?

杨波:首先,所谓的大叶黄花梨是不靠谱的,比如我们在场有收藏这个的你别不爱听。第一,它没传承,第二,它的稳定性是我见到的所有材料里最差的,我们正常的传统烘干都烘不好它。它的很多烘干制作工艺是用微波来做的,你不用微波做的话,它的稳定性问题解决不了。这也是为什么黄花梨能够传承了这么多年,包括紫檀,因为它们稳定性好。别的材料我们要有很好的烘干处理技术,黄花梨是不用的。白酸枝和大叶黄花梨是两个概念。我说的为什么推崇黄花梨,就是它传承好,稳定性好。你说的所谓的大叶黄花梨,我接触是比较早的,是个福建人开始做的。他当时找到我,邀请我一起来做这个料。我回来试了试料,没办法,因为料在院子里放着,不加任何辅助力量,它都爆裂,能爆裂到3公分左右。当时正好海岩在我那里,他们也说这个材料,打磨出来很漂亮,颜色很好,但后来我发现它稳定性不好,就没有再接触它了。
    白酸枝稳定性好,好多明清家具在维修过程中都是用它的。对于做旧的产品,很多人在收的过程中都上过这个当,就是想买黄花梨结果买回了白酸枝。我也有亲身体会,跟一个老前辈去一个公安部宿舍,到那以后看到一个架子床,工非常好,一看就很激动,说定以后就给我送货。货送到公司以后,结果它上边帽子里边的挂榫可能是送的时候摔坏了,摔出的毛茬不一样。因为黄花梨它有油性,比如说黄花梨用刀砍,海南的用刀一架,包括砍越南的,我基本上闭着眼睛砍都能看出来。越黄在砍的过程中可能崩茬,会粘不住刀。卸完这架子床,在组装的过程中,我看到眼里边都是毛茬。我一看不对,说赶紧刮一下,刮出来就是白酸枝!这是大事啊,白酸枝就不值钱了。这张床不是拼接,是整张床都是白酸枝的。我有几次惊险的经历,一次是买黄花梨板,另一次就是这个黄花梨架子床。还有很多不是我亲身体会的事,准备买红木的买回来是黄花梨的,尤其是山里的,它是白皮壳,它的皮壳、包浆,跟我们上海的包浆是红色的包浆,有油性,山西的包浆是老家具,跟我们摆家具在太阳下晒的,你想这么多年后这种白皮壳的家具,这种黄花梨是很难看的,也就是说很多人买酸枝拿回来的却是黄花梨。
(麒麟网红木家具报道)
 上一篇:价值360万的谎言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麒麟网
快递100
备案号:沪ICP备14028349号-2 沪公网安备 31011202001030号     红木家具     网站地图